宁夏集聚各级各类教育的扶贫功能——

教育扶贫托起贫困家庭小康梦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时间:2017-06-01 访问量:582人次



“我们学校大部分学生都来自农村和中低收入家庭,以前不少学生因为家庭经济困难不能顺利入学、完成学业,我们首先在托底上下功夫,从国家到学校五级资助体系的建立,保证了每个孩子都能有学上。”宁夏隆德县职业中学校长王世军说。

王世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2015年开始,在该校就读的贫寒学子,除享受国家助学金、免学费的优惠政策外,还享受每生每年2200元的固原地区“9+3”职业教育专项资助,建档立卡学生还能获得每生每年2000元的雨露计划资助;从2017年春季开始,高一、高二年级学生每年的实验、实习等杂费全部免除……

六盘山高级中学所经历的,正是近年来宁夏大力实施教育扶贫带来的变化。托底、提升、蜕变,各级各类教育的扶贫功能集聚,托起了千千万万个贫困家庭的小康梦。

托起农村孩子的大学梦

“我现在已经不担心能不能考上大学,而是考什么样的大学了。”六盘山高级中学高三学生高乔,来自南部山区彭阳县一个贫困农村家庭,进入高中后,不仅学费、住宿费全免,学校还发放生活补助,让他可以心无旁骛地学习。

在银川市,六盘山高级中学是一所很特别的学校。“我们是一所专门为山村孩子建设的城市学校。”校长金存钰说。

为帮助更多南部贫困山区优秀学子走出寒门,2003年,自治区政府创造性地在银川市建设了六盘山高级中学和育才中学,专门面向中南部贫困地区,每年招收2000名农村初中毕业生,实行全寄宿制,全部免收学费和住宿费,并发放生活补助,各种资助政策覆盖全校80%以上学生。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面向宁夏南部山区招收了2.2万余名学生,其中已经毕业考上大学的农村孩子超过1万人。这意味着,10多年我们为1万多个家庭培养出了大学生,他们就业后不仅可以帮助家庭,而且还可以带动村子发展,真正发挥教育从根本上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作用。”金存钰说,扶贫教育、民族教育、优质教育是学校最突出的特色。为把优质教育资源辐射到山区,自2004年起,学校主动向贫困山区学校派出教师和管理团队,带动当地教育发展。

谈到即将到来的高考,高乔说他想报考中国人民大学法律专业。“我自小在这个地方长大,我的家乡还比较落后,村民们的法律意识也不强。将来学成后,我打算回家乡,用自己的专业建设家乡。”高乔说。

因地因时播撒政策阳光

“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宁夏要彻底改变贫困,就要找准痛点,充分发挥教育扶贫的先导作用。”宁夏回族自治区教育厅厅长郭虎说。

在多年调查摸底基础上推出的教育精准扶贫“3318”模式,便是这样一种从基层实际出发,探索构建教育扶贫立体框架的新探索。在建档立卡贫困生全程资助体系、贫困地区薄弱学校结对帮扶体系和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一对一师生关爱体系三个体系之下,通过领导干部定点联系、职业教育助推精准脱贫和教育扶贫成效考核评估三套工作机制,着力实施学前教育普及提高、职业教育技能富民、贫困学生资助惠民等10个专项行动,以实现普及水平全面提升、薄弱学校全部达标、困难学生全程资助、职业教育全力助推等8个教育扶贫目标。

自2016年起,宁夏将学前教育资源向行政村延伸,新增学前教育学位1.3万个,贫困地区学前教育毛入园率达到67%,较上年提高了近9个百分点。同时,投入13.5亿元改善了635所贫困地区中小学薄弱校的基本办学条件,为85所农村学校(含教学点)配备了数字资源教学设备,给306所农村学校接入宽带网络。

“随着一系列政策措施的落地,宁夏贫困山区的基本教育公共服务水平显著提升,与全区平均水平差距逐年缩小,教育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教育扶贫能力显著增加。”郭虎说。

解决了有学上的问题,上好学成为宁夏教育扶贫的当务之急。通过实施《自治区普通高中结对帮扶方案》和《中等职业学校结对帮扶工作的实施方案》,宁夏着力提升贫困地区教育质量。按照普通高中“1+1”、职业学校“2+1”的模式,为贫困地区每一所薄弱高中安排一所自治区一级示范高中、每一所中职学校安排一所高职学院和国家示范中职学校开展结对帮扶。2015年将艰苦地区教师补贴标准提高到山区每人每月500元、川区每人每月300元,惠及农村教师近3万名。

职业教育改变农村学生命运

“我刚刚与宁夏西月花卉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协议,5月中旬就要到那里上班了,实习期每个月2000元。”张军是宁夏农业学校都市园艺班的一名学生,也来自南部山区自彭阳县的一个贫困农村家庭。

从看不清自己的未来,到打算用7至10年时间积累花卉园艺方面的经验和资源,回乡带村民致富,张军只用了两年。“我家乡的种植观念很落后,以小麦、玉米、土豆为主,一年的收获仅够家用,学成后我想将现代农业的理念带回去。”张军此前不曾想见,两年多的学习生活让他改变这么多。

“扶贫,职业教育是非常重要、也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近年来,宁夏全区中职毕业生就业率达95.8%,高职毕业生达92%,已经有超过7万名毕业生在东部地区成功就业。”在郭虎看来,通过职业教育提升就业能力,是从根本上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有效途径。

为强化职业教育硬件设施建设,宁夏投入61.74亿元建设西部最大的职业教育园区,截至2016年年底,园区已入驻学校14所,在校生达6.8万人;投入近9亿元在西海固地区新建、改扩建7所职业学校。重点支持5个地级市建设综合性实验实训基地,支持人口在20万以上的县建设县级职教中心,打造自治区、市、县三级职业教育办学体系;在专业设置上,注重结合宁夏特点,突出清真食品、物流管理、枸杞保鲜与加工等特色专业。

如今,初中毕业未升入普通高中、高中毕业未被大学录取的学生成为宁夏教育扶贫的重点帮扶对象,不仅全部被纳入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涉农和家庭困难的学生还能获得每人每年2000元的生活补助。

“无论是学技术还是上大学,都要自己钻研、探索。”因为中考成绩不理想,2006年初中一毕业,荆鑫就来到了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学习数控机床专业。凭着这股热情和钻劲,荆鑫获得了“全国数控大赛三等奖”“宁夏回族自治区数控大赛一等奖”。毕业后,他在企业一线工作了6年,2014年被学院聘为实训指导教师,实现了一个贫困生的“逆袭”。(本报记者 董鲁皖龙)